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  黑田一郎和施肇基沒法談下去了。

  黑田一郎太憋屈了,從他來華夏那天起,都是趾高氣揚的,眼睛是往天上看的。

  現在施肇基一句話“你沒資格談條件!”讓他有點萬眾俱灰的感覺。

  天啊!大神啊!難道我東瀛國衰弱到如此地步?連說話都不能隨便說!

  曾幾何時,他們的艦隊打敗了北洋水師,嚇得北洋水師僅存的幾艘小艇龜縮在港口不敢出戰。他們鐵蹄踏上了華夏國土,一夜追殺清軍幾百里。

  百濟、灣灣順利落入他們的手中。

  大清上億兩的戰爭賠款,讓他們有資金購買機器設備,東瀛的工業化進程一下子達到了亞洲第一,世界列強的水平。

  可尼瑪的曇花一現,好日子沒過幾天,又一下子變成了三孫子。

  黑田一郎臉色青了又白,白了又青,拳頭骨節嘎嘎作響。

  忍了又忍,還得再忍。

  “施廳長,即然不談,我來做什么?”

  黑田一郎強忍怒火,保持著最后的面子,沉聲問道。

  施肇基一看,小樣,不服氣呀!

  他看看黑田一郎,面無表情地說:“你沒資格談,但可以聽我們的條件。”

  黑田一郎眼睛都要冒火了,這是談判嗎?這就是受氣來了。

  他重重地哼了一聲,算是答應了。

  施肇基不理他,慢悠悠地說:“第一,這是無條件投降,你們不能提任何條件。第二,庫頁島、百濟、灣灣幾個地方全部交還華夏。第三,賠償戰爭損失四億元銀元。第四,侵入華夏的東瀛軍就地投降,聽候處理。第五,天皇退位,不再做為一國老大。第六,華夏將在東瀛駐軍,東瀛不得擁有軍隊。”

  施肇基慢條斯理,臉色不變。

  黑田一郎卻是臉色越來越黑。

  “暫時就說這么多吧!其它的想起來再說。”

  施肇基總算是講完了,覺得嗓子有點干,端起茶杯喝了一口。

  黑田一郎肺都要氣炸了。

  聽著施肇基開出的條件,黑田一郎明白了,這可不單單是軍隊投降的事,這是東瀛國變成了殖民地的前奏。

  東瀛國的國策是征服華夏,把華夏變成殖民地。現在反過來了,自已要變成華夏的殖民地。

  無論如何,他不能答應這些條件。他也沒膽量答應這些條件,要不然,回到國內,他還不得被國民撕成碎片。

  “這些條件我們不會答應的!”黑田一郎滿臉悲憤,堅決地回答道。

  “呵呵!不答應也可以,就等著我們滅了你們這幾十萬人吧!”

  施肇基一聲冷笑,不再出聲。

  場面一下子冷下來了,雙方的隨從、記錄員都是鴉雀無聲,大眼瞪小眼的。

  尤其是東瀛人員,和黑田一郎的心情是一樣的。個個怒目圓睜,恨不得把施肇基一幫人一口呑了。

  “施廳長,我們百萬大軍,貴方想滅掉,恐怕沒那么容易吧?”

  本來就是來談投降條件的,再屈辱也要談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