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  “是,是!還是劉長官深明大義,胸懷寬廣!”瓦西里一聽劉大雙的話,知道有門,連忙奉承了一句。

  他心里急呀!羅剎國內現在一塌糊涂,缺衣少吃的。前線打不過日耳曼人的進攻,后方各種勢力都在琢磨著造反。

  做為一個小貴族,他是堅定的保皇派,必須確保沙皇的統治。

  “瓦西里先生,我們只能先援助一部分,待打敗了東瀛人,就可以大量援助了。”劉大雙笑著說。

  他現在不希望沙皇馬上倒臺,也不希望老列同學馬上上臺。

  這些不符合華夏的利益,一個動亂、虛弱的羅剎才是好鄰居。

  另外一點,他最怕那個老列上臺后,與上一世一樣,立刻停戰,寧愿割讓三百多萬平方公里領土,賠款六十億馬克也不再參戰。

  這尼瑪的可不是啥好事,列強國家嘛,必須多打幾年,打成“列弱”國家才行。

  所以,對于朝不保夕的沙皇統治,他還得伸手幫一把。

  “理解,理解!十分感謝!”瓦西里臉上有了笑容。

  “朋友歸朋友,生意歸生意。也不知道貴國如何支付貨款?”劉大雙收起笑容,認真地問道。

  “這,這個……?”瓦西里頭疼了。

  他知道,劉大雙現在根本不收盧布,只要黃金和古董字畫這些東西。

  可戰爭打了這么久,羅剎也沒有多少黃金了。

  至于古董字畫,原來從華夏搶的,可以用來充當貨款。

  本身屬于羅剎的文物,他們不敢拿來交換,畢竟羅剎國內反對聲音太大。

  “劉長官,我國目前財政吃緊,能否由貴國先提供貸款,待戰后再償還。”瓦西里提出自己的想法。

  他很希望劉大雙像山姆國對待約翰牛、高盧雞一樣,賒賬,先發貨。

  “不,不!我們也很困難,沒有錢買原料,沒有錢發工資,不能欠帳。”

  劉大雙腦袋搖得像撥浪鼓一樣,一點商量余地都沒有。

  “那怎么辦?我國黃金儲備已近枯竭,實在是無法立即支付。”瓦西里臉上的表情近乎哀求了。

  “是,這事兒難辦。讓我想想!”

  劉大雙喝了口熱茶,愁眉苦臉的。

  瓦西里藍眼珠子又緊張地盯著劉大雙,企盼劉大雙說出個辦法來。

  “辦法倒是有一個,不知道行不行?”劉大雙終于說話了。

  “您說,您說!”瓦西里急不可耐了。

  “現在海參崴附近已經被布爾什維克人占領了,西伯利亞鐵路差不多斷了。北滿鐵路又在我方境內。我想啊,干脆我們吃點虧,你們用這兩條鐵路抵貨款吧!”

  劉大雙笑呵呵地說完,臉上的表情似乎有點勉為其難。

  瓦西里愣了,想不到劉大雙要這兩條鐵路。

  這個事情他可不敢決定,必須請示國內才行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

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