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  這么說吧,當初靖安縣城那幾千個人,不能說都是壞人,可好人也不多。

  大多是在關內犯了事兒,來靖安避風頭的。

  要不,一天到晚啥也沒干,早餓死了。

  “行啦,別憋著個羅圈屁不放,知道啥,趕緊說。”老遲壓著內心的喜悅。裝作毫不在意的樣子。

  “靠,真雞8能裝,跟吃了飯不給錢一樣,理直氣壯的!”

  關向東心里罵了一句。

  321被盜這事兒,要不是他摸到了點另外的味道在里面,只是個尋常盜竊案,他才懶得管。

  這社會再好,也杜絕不了這些雞鳴狗盜之徒。

  人上一百,形形色色,自古以來就是這樣。

  “這幾天是不是頭疼?西面那個研究所的案子還沒破吧?”關向東問道。

  “老關哪,你就一開酒樓的,有些事情不該你問,也別瞎打聽。”

  老遲做捕盜多年,案子沒破之前,一點案情都不會透露的。

  “本來我就不想管你這兒破爛事兒,但這絕不是一件普通案子,我女兒被害,說不定也有這些人參與。所以,我給你提幾個人,你去查查,也算給我女兒報仇。”

  關向東說著,眼睛里又有了霧氣,只要一想到女兒,他就心如刀絞。

  老遲臉色一變,立刻走了兩步,把房門關上。

  “老關,你說,兄弟給你報仇!”

  “321研究所有個姓古的,三十來歲,原來是南方來的。我叫兄弟們查過了,這個人有大問題。”

  關向東輕輕地說道。

  “說,接著說!”老遲臉上毫無表情,急急催促道。

  “一個三十來歲的人,獨自住了一間房,也不娶媳婦兒,也不見回南方探親,平日里和別人也不接觸,絕對不正常。”關向東說道。

  老遲一聽,有點失望,這算啥呀!人家四書五經學的好,潔身自好不行嗎?非得天天管不住下面才正常。

  “老關哪,你年紀大了,還是在家歇著吧,這些事兒你別摻和。那啥,你把帳單給我,我給你結了。”

  老遲不想再和關向東浪費時間。

  這都哪兒跟哪兒呀,對破案一點幫助沒有。

  “他一個人不正常不要緊,可他和一幫不正常的人卻天天來往,這事兒可就不正常了。”關向東沒理老遲,說出了一段繞口令一樣的話來。

  老遲聽懂了,連忙問道:“還有什么人?”

  “陽明茶莊!……”關向東說出了自己的懷疑。

  送走了關向東,老遲手拄著下巴,尋思了很久。

  這個事情看來是有外國奸細插手了,很大可能是東瀛人。

  按說,這事兒應該交給諜報廳去處理。

  可老遲心里癢癢的,他要立一大功,抓住這伙奸細,破了這個大案。

  打定主意,他秘密叫了一個輯拿隊長過來,小聲吩咐了幾句。

  可是,他想的稍微簡單了點。

  幾個便衣輯拿把姓古的帶出321研究所,剛剛要押上汽車,人犯突然口角滲出血絲,癱倒在他,蹬了幾下腿,人死了。

  再趕去陽明茶莊,只抓了幾個小伙計,老板和另外兩個伙計不知所蹤。

  線索又斷了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

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