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  警察廳遲廳長這幾天頭疼死了。

  321所被盜,劉大雙震怒,下了死命令,必須破案。

  老遲也給手下下了死命令,三天破案。

  可這已經過了三天,第四天了。

  盜竊案還是一無頭緒。

  兩個緝拿隊長已經被他停職,戴罪立功,否則,三天后,降為一般警察。

  靖安城各種顏色的人都審了,基本上可以確定,外來流竄作案,絕對不是本地毛賊。

  況且,321什么地方,本地毛賊誰不知道,那里的東西可不是誰都敢動的。

  當捕盜的,最怕這種流竄作案,來無蹤去無影,無跡可尋。就算留下點線索,人已經遠走高飛了,去哪里抓人啊!

  還有一種臨時起意的,也很難破案,畢竟事前沒動機,沒有反常現象可以研究分析。

  正在心煩哪,門口值日官報告,有個叫關向東的人求見。

  老遲一愣,這小子來干嘛?不是已經不問世事,天天喝茶了嗎?

  轉念一想,渾身一哆嗦,不是來要帳的吧?聽說這小子把全部身家都捐了,是不是手頭緊了?

  他最近可收到了風聲,劉大雙準備要抓貪腐,這可讓他心里老是有點擔心。

  從捕盜營開始,靖安大大小小的館子,他可沒少吃。

  給錢的時候少,一抹嘴就走的時候多。

  關東大酒樓他也沒少去,每次吃完,他都摸著腰包做出掏銀子狀,可關向東總是笑呵呵地說:“兄弟,先掛帳,年尾一起結。”

  可每年年尾,關向東都沒來過。

  “不見!”他電話里對值日官不耐煩的說。

  這老關也真不會選時候,都愁死了,還添亂。

  過了一會兒,值日官又打電話來,說是來人拿了一堆帳單,說是來結賬的。

  老遲一驚,這老小子,這個節骨眼來結帳,分明就是來上眼藥的。

  這事兒要是傳出去,劉長官還不得收拾自己。

  說句實話,他現在高官厚祿的,可不想有什么閃失。

  “叫他上來!”老遲有點氣急敗壞了。

  過了一會兒,關向東慢慢的走進來了。

  “老關,你啥意思啊?我欠你錢嗎?到處瞎吵吵!”

  老遲沒一點好臉色,張嘴就吼。

  關向東笑嘻嘻的,也沒生氣。

  “您是廳長,見一面太難了,不得己,才逗逗樂。要不,您不見我不是。”

  聽到了關向東這樣說,老遲臉色緩和了一點。

  “說吧,這么急著見我,有啥事?”

  “也沒啥大事,就是看看遲大人在忙啥?”關向東笑著說。

  “沒事兒就算了,趕緊走,我這忙死了,沒功夫和你閑扯。”老遲一聽,有點氣了,都忙死了,你還來閑聊。

  “忙啥呢!一天到晚不就是抓幾個小毛賊嗎?”關向東一臉瞧不起。

  “靠,你懂啥!這回是大事,不跟你說了,趕緊回家喝茶去。”老遲擺擺手,開始趕人了。

  “哎呀,這官一大,架子也大,你就不問問我,說不定你這大事兒我也能幫上忙。”關向東依舊笑嘻嘻,也不生氣,也不走。

  老遲心里一動,一下子反應過來了,這老小子手里一定有干貨。

  關向東以前的身份,老遲多少知道些,來歷不簡單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