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  “許老板,老家哪里的?”關向東只知道許老板自稱福建人,卻從來不知具體的地方。

  “福州,福州。”許老板順口答道。

  “南方好啊,可不像我們北邊兒這么冷。”關向東說道。

  “是,靖安這兒太冷了!”許老板附和著,又順手把關向東的杯子斟滿。

  “許老板這次回家進了不少貨吧?”關向東似是無意,拉著家常。

  “進了些貨,靖安現在喝茶的人多了,不多備點貨,不夠賣呀!”

  “路上還太平吧?”

  “還行,一路上還算順利。”

  ……

  兩個人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天,茶也是沖了一道又一道。

  關向東有個感覺,今天的許老板有點心不在焉。

  關向東嘴里瞎聊著,心里可在盤算著。

  他記得很清楚,陽明茶莊也是年三十那天關了門。

  由于奉天被東瀛人占了,南下的火車只剩下外蒙那條線還暢通。

  從靖安到張家口,要兩天兩夜,再從張家口輾轉到福州,沒半個月都到不了。

  可陽明茶莊正月十八就開業了,明顯時間上對不上。

  關向東在京城做了多年的待衛,沒吃過豬肉,也見過豬跑。

  一般的人,一般的事情都瞞不過他的眼睛。

  今天很奇怪,已經太陽老高了,也不見什么人來買茶。

  許老板顯然心里有事,實在坐不住了。

  “關老板,您老慢慢坐,我有點事,去去就回。”

  許老板又給關向東斟滿茶水,滿臉歉意地說道。

  “你忙,你忙,我是大閑人,再喝幾杯。”關向東笑笑說道。

  “阿標,招呼好關老板!”許老板吩咐了一聲,戴上手套帽子,穿了件皮襖出去了。

  一個年輕的小伙計過來,臉上帶著笑,躬身說道:“關爺,有什么您吩咐!”

  “沒事,坐,坐,陪俺老關嘮嘮!”

  關向東一副老江湖的口氣。

  阿標有點尷尬,想坐又不敢坐。

  “坐下,我問問你,你也是福建的?”關向東問道。

  “是!”阿標點點頭。

  “你們那兒有火車沒有?”關向東喝口茶,頭也不抬,漫不經心地問道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